翎瀨、正妻

偶像练习生/NEX7/NPC/二次元/宇宙少女
私心正廷、权哲 程瀟
低產的文渣
稱呼隨意
ig手寫站👉108_04studygram

前任(賈正/珺王权贵)

【賈正/微珺權】不到1000字的短打
小學生文筆
ooc嚴重 慎入

前任

我躊躇不定的看著手裡燙金邊的喜帖,上頭寫「朱正廷先生 收」。

去,或不去。這兩股力量正在腦內拔河。

新郎是我大學時期的好朋友范丞丞,女方是他交往五、六年的學妹,照理來說我是該去的。

但,我的前任也會參加,而且一定會被范丞丞那愛看戲的傢伙排在同一桌。

這下兩個人見面,豈不尷尬?

我最討厭這種感覺了。

我在紙上草草簽名便進入熱鬧的會場。

看在范丞丞的面子上,我還是來了。

我掃視會場一圈,好險沒看到「他」,我暗自鬆了一口氣。

忽然,我好像聽見有人叫我,「正廷哥——」我往聲音的源頭一瞧,不遠處,權哲正向我搖手,一旁的雯珺淡定的喝著飲料,目光因權哲的呼喚聲而朝向我。

呃不這目光只停留一秒左右,隨及轉向忙著招手的權哲,眼裡充滿寵溺……我就這樣被狗糧糊了滿臉都是。

總覺得我來到這裡就是個錯誤。

我往他們那桌去,拉開雯珺旁邊的位置坐下,「你們什麼時候來的?」

「權哲一直吵著要去看丞丞,只好提早一個多小時來。」雯珺無可奈和的說。

唉……單身好可悲。心中不自覺的發出哀嘆。

「啊澤仁、新淳和那個、呃那個……」我實在不願說出那個人的名字。

似乎是察覺到我的彆扭,權哲便說:「澤仁和新淳現在應該在機場,Justin在休息室那兒。」

新淳最近去歐洲旅行,為了丞丞的婚禮特別提早回來,澤仁自升官後,出差的次數變得頻繁,會從機場來這裡我並不意外,但Justin在休息室?

「他是伴郎啦。」一旁的雯珺幫我解答,他的表情寫著「正廷你連這都不知道啊」。

「嘖,我們分手後我就沒注意他在幹嘛了。」

兩年前,我和Justin不愉快的分手了,之後我們便不再來往。

雯珺意味深長的「哦」一聲,調侃之意盡寫在臉上。

不一會兒,澤仁和新淳陸續來到會場,經過一番寒暄後,婚禮也開始了。

當范丞丞輕輕吻上新娘的唇,全場歡聲雷動,我看著這隊甜蜜的小兩口相視而笑後,將視線轉向臺上的Justin,他正和伴娘——他的現任女友講話,注意到有人正看著他,他轉頭四處尋找,發現到我時,眼神不免透露出驚訝,他衝著我笑了一下,我愣了一下,也以一個笑容回應。

沒有我想像中的惡言相向,也沒有冰冷的尷尬,只是一個微笑,擊垮了兩年來、橫在我們之間的一面牆。

我看著Justin在婚禮結束後發的文,上頭附上幾張照片,其中一張是我和他的合照。

文中除了祝福丞丞,描述一些婚禮中爆笑的事,文末寫了句「我遇到了前任,很平靜,什麼也沒發生」

/
Justin收到朱正廷回覆貼文的消息,點開來看。

他只回了兩個字。

真好。

<完>
ig文站👉green_milk.0731
喜歡的話就追蹤吧😀